• May 23 Fri 2014 01:52
  • 降落

IMG_9234  

台北已經很久都沒看見陽光了,前年的冬天、去年的冬天、今年的春天、還有現在的初夏,雨水像是一直好不了的宿疾,在人們注意到它的時候特別搔癢難耐。
 
雷雨胞一個接著一個在這小島上空放肆著,社群網站書寫天氣、討論天氣的朋友漸漸變多,堅硬的土地被看似輕盈的雨滴摧殘,許多災情傳出。人定勝天嗎?這問題總是會在這種時刻被提出,原來堅信這理念的人也得暫時噤聲。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AG0437  

 
清晨七點的飛機在聖荷西起飛,因為只有一個多小時的飛行時間,竟幸運的看到了日光下的洛城。機腹下的這個城市雖已不是第一次拜訪,卻似乎從未見過她早晨的面容,那是一種超脫荒野的美,秩序是她的態度,整齊是她的使命。
 
在降落機場前,機翼微微的傾斜,右方窄小的機窗裝不下整個洛城,另一面的窗也同樣裝不下整片天空。回憶起在這城市的過去,總是在延綿不斷的道路上前進著,一條接著一條,一個交流道換下一個交流道,如果說某些城市的主要建設是高樓大廈,或是水壩堤防,在當時以為定義這城市的,應該就會是這些沒有盡頭的道路了。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9 Sat 2014 16:07
  • 結果

San Jose  

 
方舟的航行接近尾聲,從酷夏到嚴寒,冬寒再到春暖,歷經了各種氣候,各種季節,如果要選擇一個季節結束這段旅程,現在應該就會是最好的時候。
 
清晨,天光未亮,路上行人稀零零,我朝著太陽即將昇起的方向跑去,不算太冷的空氣進入鼻腔後就成了刺激著心臟快速跳動的冰針,每一次刺激,都驅動著更大的跨步前進,每一次前進,就會吸入更多冷空氣,身上的汗水滲出,但卻也停留不久,這樣的環境驅使著雙腳不停的動作,似乎就可以永遠的跑下去,直到看見太陽。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2524   

午後似乎有大雨,半夢半醒間隱約的聽見雨水打在窗上的聲音,這聲音很熟悉,像是台北的大雨,每粒雨珠的質量較大,打在窗上的聲響也比一般細雨來的緊湊且具體。
 
出了飯店的門,準備前往會場,果不其然的,地上積了水,天空灰暗,潮濕的空氣和雨後緩慢的車流,像極了台北的大雨之後,要不是因為坐上了一台尺寸大的離譜的車,和看見窗外造型保守且寬大的樓房,真會以為已經回到了家鄉。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Chicago  

 
前日激情尚未消退,身體與心靈似乎也需要再多些時間復原,張開眼,眼眶依舊濕紅,一切都來不及調整至正常,卻已落腳下一個異地。
 
走唱大隊沿著密西根湖的邊緣,進入了摩天大樓聚落的市中心。裡頭是摩天大樓的誕生地,一切都是從這裡開始,人類的欲望化為龐然大物的另一種形態的表現。在進入這城市之前,並未帶有任何期待,以為這將只會是另一個美式大城,自負驕傲。但下車之後,卻對她完全的改觀。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3 Sun 2014 14:39
  • 共鳴

NY 

 
以前上物理課的時候,做過一個實驗,一條弦固定兩端繃緊後,再拿另一條在一旁固定,當兩條弦緊張的程度相同時,撥弄其中一條另一條也會以相同的頻率振動。當時對這樣的現象驚訝不已,完全沒有接觸的兩個物體,何以在同一空間中被影響,並有著相同的動作?
 
後來學了吉他,常常在吉他弦上發現相同的物理現象,同頻率的音或是成倍數的音都會產生共振,簡單的一個音,會結合成更複雜的、更飽滿的音。而且不只弦會共振,不同的樂器也會共振,不同的聲音竟然會共鳴。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1 Fri 2014 12:31
  • 春天

Toronto  

 
不知為何,總覺得今年冬天特別的漫長,也許是一波又一波的寒流從未停止攻擊,並且帶來如霜雪般刺骨的雨水;也許是地球真的在暖化,星球為了調節她自己的氣息,降低了冬季的溫度,延長了寒冷的時間;也或許是今年的冬季,到了許多緯度更高的城市,腦中的印象總停留在路上行人縮緊的脖子,和未曾離開口袋的雙手。
 
飛機從西岸的溫哥華飛到了東岸多倫多,花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上個城市的溫度和現在的相比,似乎溫暖些,但這時所說的溫暖只是相對的比較,並不是個形容詞。回想之前的旅程,如果從台北往赤道飛去,三個多小時應該就快到新加坡了,到了那裏,就是真的溫暖了,有時還會感覺有些炎熱。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