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哥華  


 

“今天天氣很好”,貝斯手說,“天氣好的時候,看什麼都美”。車窗外的景色是熟悉的北美西岸的街道,出了不算太大的市中心後,就是寬廣的道路,回頭看後車窗包不住的高樓,和前方低矮的平房成了強烈的對比,每條道路的盡頭都連接到一座座的山,山林頂端的白雪像是天使的聚落,潔白且寧靜,雲朵輕輕的覆蓋在山頭,呵護著天使們。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msterdam  

 
不知道已經走了多久,也不知到走了多遠,起點早已不見,更不知終點在那。天空灰暗的像淋溼的餘燼,透露著消逝腐敗的氣息,儘管地面上的生命掙扎的喘息著,終了的訊號卻是不曾停止,從天上,從地底,從四周,從自身內而來,彷彿它才是唯一的永恆。
 
肌膚已無知覺,也許將外衣全部褪去,也不知炎熱寒冷,雙足也不知是否真為血肉,移動身軀前進的,似乎只是意識得到眼前景色的改變,當意識也如燭火熄滅的話,將剩下什麼可以讓自己感覺的到自己?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0366  


每一個人,一生中,必定會有失去。出生的時候,就得面對失去母親子宮的保護,我們通常會放聲大哭,但不知是因為失去了保護而流淚,或是知道未來得面對更多的失去而哭泣。

通常,有些失去會得到解脫,但有些失去無法釋懷,像是抖不掉的雪,在身上融化,刺骨的感覺如針刺,卻流不出一滴血。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英格蘭之夢  

 
在北大西洋的一端,海水包圍著一塊陸地,南北軸長,氣候宜人,人稱英格蘭,土地孕育農牧也培育文化科學,工業革命改變了世界,蒸氣引擎縮短了距離,也創造了無限的可能。直到現在,先進如核能般的發電系統,也還是同樣的使用蒸氣來運轉渦輪。
 
全世界的進步如果有分封獎賞的話,這個國家應該可以獲得一些徽章,而這些徽章是別在一件高雅而有歷史的毛呢大衣上的。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演唱會和許多現場即時的演出一樣,是無法重複的,所有台上台下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都有屬於它們自己的那一秒,也許當時的音樂影像可以被記錄重現,但現場的空氣氛圍卻無法裝進容器帶走,身邊的人在離開這場地之後,也許就再也不會重逢。回憶會留下,有機的在過去和未來流動,有時候無風且平靜,但有時候卻有如巨浪在心中翻騰。

相同的主題、相同的表演者、相同的歌、相同的音符,究竟接下來會有何不同?為何有的人願意在幾個月後千里迢迢的飛到地球的另一端,再重新看一場在異國舉辦的諾亞方舟?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2013-09-15 15.16.32  


在台北市長大的人應該都會有一個相同的感覺,這城市好像到處都在施工,而且從未停止,一處工地結束,接著就會有另一個啟動重型機具的工地開挖,像是不停生長子株的香蕉樹,無法斷根,而工地的圍籬上掛著綠底白字的看版,無論圍籬內的工程為何,每個看版上的完工日期卻是早已過期一年半載。

但是離開這個城市,世界上的其他都市何嘗不是努力的妝扮自己,香港、上海、北京、廣州、新加坡、東京、紐約、倫敦、巴黎,每個城市都試著讓自己與眾不同,讓住在裡頭的人們幸福快樂。建設是必然,只是程度不同,停止建設的後果,可能是會變成像吳哥窟那樣的文化遺產。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8) 人氣()

Day3 台中  


我的一天通常是從鬧鐘的鈴聲後開始,早上六點二十分,然後關掉鬧鐘,叫醒已經成為小學生的大兒子,我是他的鬧鐘,但是關不掉,只要他還賴在床上,我就會想盡方式讓他清醒。

開燈,打開水龍頭,梳洗,關上水龍頭,關燈,打開烤箱,放入麵包,關上烤箱,啟動定時,再打開烤箱,拿出麵包,關上烤箱。張開眼後,文明社會的生活就是遇到一連串的開與關,開關一瞬間就可以改變明暗、冷熱、動靜,與大自然相比,這樣的能力似乎可與地震匹敵。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