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團團團團團  

 

一個人能有幾次夢想成真的機會?又有多少的可能在一個禮拜的時間內兩次和自己的偶像同台?
 
董事長、四分衛、脫拉庫、亂彈,他們都是已經認識了十幾年以上的好朋友,但是當他們一上台,台下的自己馬上就回到了十幾年前,那樣的激動、興奮、嫉妒、瘋狂,看到他們在台上,就是看到一個純粹的力量,純粹的搖滾力量。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 Aug 19 Sun 2012 23:36
  • 同台

幕張  

 

晚上九點二十五分,巴士離開Summer sonic幕張會場,前往新宿,司機速度放得很慢,慢得連窗外的景色都凝結了,凝結的空間裡有個舞台,上方的電腦燈射向我的雙眼,看不清台上的人是誰,是哪一團的主唱,哪一把吉他在嘶吼,哪一支貝斯在低吟,哪一片銅鈸在閃耀?

 
對向車道的車燈提醒我回到現實,車子是不停的往前進,腦中的殘影就讓它留在幕張。但是我無法停止回憶剛才在台下的激動,因為那些在我玩音樂的過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經典樂團,The Cardigans, Hoobastank, Garbage, New order,今天全都出現,而且在同一個舞台上表演,那個我們稍早表演過的舞台,Mountain stage。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Osaka

 
雨停了,但是天空還是三不五時的劃出閃電,我們搭上前往東京的班機,即將穿越滿布天空的雷雨胞。
 
在我們飛離大阪機場前三個小時,一道閃電照亮了summer sonic在大阪舞洲的會場,閃電的亮光像似高速流動的氣體,漫延視線所及的每個角落,不論是室外或是室內,空曠或是迂迴,這萬分之一秒光亮的存在感讓人直覺的繃緊神經,準備用聽覺迎接下一個震撼。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爸爸  

 
我的爸爸是個船員,爺爺曾經有一間船公司,我出生時的名字叫石錦航,弟弟叫石錦運,我不曾開過船,沒有走跑船這一行,但是現在的生活卻也相去不遠。
 
從我小時候有記憶以來,身邊總是有許多親人照顧我陪我玩,姑姑、奶奶、叔叔、姨媽、表姊、阿姨、舅舅、媽媽、唯獨爸爸,也許當時的他正在印度洋的某處,或是正在模里西斯的港口補給,所以小時候對爸爸的回憶一直很模糊。雖然模糊,回憶起小時候的他總是伴隨著超合金機器人與公園裏的笑聲一同出現。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Melbourne  

 

一早,股四頭肌的酸痛在上下巴士的動作中甦醒了,這是前一日午後縱慾的產物。慾望在暖和的太陽下一直膨脹,使喚我的雙腿不停的在海德公園放肆的奔跑。但享受了自由與解放,最後還是逃不出肉體的極限。我不禁想起,四十顆生蠔下肚會帶來什麼後果。
 
移動的過程還不至於太過難受,只忍受了幾次上上下下造成的酸痛後,就進入了另一個城市,一個整齊的城市。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Sydney

 

傾斜的地球造成了四季的變化,所以如果真的喜歡四季的某一個季節的話,把該帶的帶著,每天跟著太陽移動一點點距離,就可以在不同的緯度過著同樣的季節。
 
我不喜歡住在夏季的城市裏,除非這城市是在海邊,在河上,熱了就跳進水裏,從水中起來也不用把身體擦乾。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