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062  

 
已經好幾天,窗外香港島上的那層霧似乎未曾散去,一開始,並不太習慣這樣的香港,總覺得可惜了那些雕梁畫柱、瓊樓玉宇,但久看之後卻愛上了這樣朦朧的她。
 
在那雲霧𥚃,島似乎是在天上,沒入白茫茫霧中的高樓頂點消失了,留下從地面長出的枝幹。上方的樹冠如何?是幻想,是不可及的未來,是柔軟而隨風擺動的枝葉或是另一個宇宙的入口?
 
因為那層霧,那島上的人民似乎再也不需要尺寸的度量了,多遠、多長、多寬、多高、多少平方米不會是時時縈繞於心的煩惱。散佈在島上的是供人遮風蔽雨的大樹,而人們在大樹間移動,霧模糊了界線,軟化了實體,跳躍其間,暢快而已。
 
突然想起十幾年前曾與祖母和叔叔住在鰂魚涌的一間小單位,三人住在僅僅十五坪的房間裏,唯一的一扇窗看出去即是忙碌的街道,和對面大樓布滿長的和自已這棟大小相同的窗。
 
當時沒有這層霧,那房間的大小,桌椅的位置,三人同在一個房間裏的擁擠,所有的景象是那麼清晰。這麼久的時間過去,每次回來,還是很不習慣那樣清晰的香港。
 
希望這層霧永遠不要散去,然後,我們可以在這朦朧之城裏相遇。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玄XuaN style
  • 香港的五迷很幸福
    我嚮往的美食天堂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