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8  

人是直立的靈長類,只要有陸地的地方,人們就有慾望要到達或征服,為了生存,為了探索未知,為了滿足有了智慧後產生的人性,幾乎沒有一塊陸地是人類未曾走過的,甚至連天上月亮的陸地都有人的足跡。

當遇到了森林,我們砍伐樹木;遇到了峭壁,我們攀爬岩石;遇到了峽谷或河流,我們學會了搭建橋樑。於是連結兩地的方式不再是陸地而已,人類已經學會自己創造連結。

橋樑的材質不停的演變,木材、繩索、石造、混凝土、金屬,型式也依需求不斷演進。如果將定義放大,是否也可將交通工具當作是橋的一種?

交通運輸需要橋,情感交流也需要橋,眼神是座橋、撫摸是座橋、擁抱是座橋、語言是座橋、音樂是座橋。

幸運的是,人類智慧形成的無形的橋,並不會崩解毀壞,只要願意,隨時都可搭建。有座音樂形成的橋已經在香港存在了八個晚上,橋上人來人往,橋非但沒有損傷反而更形堅固。

每個經過的人,都在橋上留下了故事,故事變成了石塊、成了橋墩、形成了橋拱,等待下次橋的搭建。

我也留下了些石頭,然後等待。

 



馬可波羅藉著仔細訴說一塊一塊的石頭,來描述一座橋。
忽必烈問:「哪塊才是支撐橋的石頭?」
馬可波羅回答:「這座橋不是由哪塊石頭支撐,而是由它們形成的橋拱支撐。」
忽必烈突然靜默不語,接著說:「為什麼你跟我說這些石頭,我關心的只有橋拱。」
馬可波羅說:「沒有石頭就沒有橋拱。」
                  ——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