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  



節氣已過夏至,台灣這幾天異常炎熱,山路上常會看到被輪子壓過的爬蟲類,從身體被擠壓流出的汁液早已蒸發,扁平的型態是溫度和壓力造成的後果,拾起後會像是天然成型的皮影,只是關節太過僵硬,無法詮釋太多表情。

炙熱的陽光無情,強烈的光線逼得大地概括承受,行走在路上的人無處可逃。姑娘在太陽下撐傘,男士身上的汗水是掩飾不了的狼狽,想要逃,要往那逃?

幾乎每週一次的演唱會,飛行器會載著我們遠行,不同的經緯度,氣候也不同,難免會與同時刻家鄉的天氣比較,但像是賭博靠運氣,有時較好,有時較壞。

昨晚才降落大連,而大連的夜晚一開始就給了一個好印象,關上空調,打開了紗帘外的窗,躺在床上卻也感覺到月光的溫度,結果是一夜好眠。到了午後,溫度稍高,卻也不需關窗空調,心中納悶,這裡的夏天都是這樣的嗎?

離開飯店的路上,雖無法像騎士般的真實感受身體外的世界,卻也可在路上行人、建設、交通與建築間感覺到這個豐富多樣的城市。這裡的海港與鐵路勾起我對基隆這城市的記憶,但是卻是更巨大,以一種震撼的方式讓人留下大連的印象,而這裡的天氣少了基隆的憂愁,卻多了高雄般的清晰。

路上偶爾會看到像巴黎般的屋頂,山坡上也會看到像希臘般的建築聚落,這是個容易看到美麗的城市,只是還沒有機會走走巷弄,看見她的內在,如果這裡的夏天都是這樣的氣候,也許可以考慮下一次的夏天在這住上一季。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ummersundaysun
  • 对生活平静的期待 真美好

    (̿▀̿ ̿Ĺ̯̿̿▀̿ ̿)̄☝
  • 訪客
  • 大連的夏天真的很舒服,而且有鮮美的北派海鮮吃,理解了你在演唱會上說對不起大連你們來遲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