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 04 Sun 2013 00:25
  • 過境

深圳  


昨天搭上從桃園起飛的飛機,降落香港赤鱲角機場,下降的過程顛簸,往窗外望出去,滿是灰色漸層的雲霧。飛機還在雲層上時,雲朵層層堆疊,各有其型態。最底層的雲鋪滿視線所及,但確沒有固定的型,絲絲纏繞,像是撒了一地的棉花;從底層的雲朵長出像蟻塚般的雲柱,持續向上伸展,連接了遮蔽陽光的天幕。

降落的時間比預計的晚了一個鐘頭,正好是下班時間,香港的行人因為風雨改變了造型,雨傘成了他們不得不準備的配件,車內的音響再大聲也敵不過雨滴打擊鋼板的聲音,稀哩嘩啦的聲音伴隨有點熟悉的廣東話來到了皇崗。

夜幕下,風雨依舊,低氣壓無孔不入的力量,影響著從裡到外的每個層面。從我來的地方,一場風雨正摧殘著人民對保衛他們的那群人的信心,和一個無辜的家庭。野火般的病毒在肆虐,還有一個有良心的人正忍受突如其來的病痛;在這裡,不可忽視的風暴以猛烈的力道襲擊,讓人擔心。

幸運的是,這裡的風雨只是過境,午後的風雨漸歇,偶爾還從雲層中透出陽光,深圳行人的傘現在有多種用途,擋雨、遮陽,祈禱夜晚來臨後,可以收起傘,看看月亮。

真實的風雨總是會過去,無形的風雨需要很多力量才能克服,但我相信,任何型態的風雨都會過去,當光線再度透出雲霧的瞬間,那將會是最美的時刻。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X 關閉 】

恭喜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希望能了解您的
【痞客邦部落格使用行為】

填問卷將有機會獲得痞客邦獨家好禮喔!(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