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今天是方舟在內地航行的最後一日,昨日傍晚在北京市迎接我們的是令人難忘的氣候,極度溼熱的空氣,籠罩著北京市。從鳥巢的休息室走入場內,就像是進入了一大塊高溫果凍,超過體表的溫度接觸肌膚,揮也揮不去的令人煩躁,就算是接近人工風力機,也只是將果凍打碎了後,再以同樣的溫度讓它撞擊身體。
 
幸運的是,這裡一早就出現了難得的藍天,空氣中的霧霾在一夜之中全消失不見,凝結的空氣瓦解了,微風和光子在樹影間嬉戲,祈禱這樣的宜人氣候可以一直持續,人們應該也會因此快樂的多。
 
北京有這樣的天空很難讓人待在屋裡,所以在下榻的飯店周圍漫步著,突然發現身旁有一區特殊的建築群,群落的中央有一根伸入藍天的煙囪,裊裊白煙不斷,煙霧型態多變且浪漫,但直挺挺的煙囪卻冷酷靜默的跟它製造的白煙毫無相關,吐出的白煙是被趕出去的,頭也不回。
 
這根煙囪的功能不言可喻,但供給它噴出白煙的能源就不知為何物了?在我長大的城市裏,這樣功能的煙囪並不多見,但是它卻可以彷若流浪者般的隱身在北京的街尾巷弄,感覺上它是刻意的身在此地,警世的意味似乎大於它真實的功能。
 
希臘神話裡的普羅米修斯為人類盜取了火,人類因此有了文明,他得到的代價是被宙斯鎖在高加索的山上,每日被一隻惡鷹啄食肝臟,但我們卻也學會了用火。藉由燃燒,燒出了工業,燒出了科技,但是不當的燃燒,卻燒出了戰爭,燒出了改變氣候的能力,現在看起來,宙斯當時的決定也許是對的。
 
從前人類用火,是身上帶著火種,需要時再引火,取暖或烹煮,火種如果熄滅,只好再等上天的施捨。直到學會了使用工具,鑽木取火,人類的未來從此不同,火成了源源不絕的能源,但是,未必乾淨,因為燃燒並不會讓物質消失,只是讓一種物質轉變成另一種而已。
 
用火要安全,更要謹慎,現代人用火已經不是取暖煮食而已,燃燒的行為甚至可以轉變為各種型態的物理和化學變化,但這樣的變化是否代價太大?
 
會不會有一天,我們只要身上帶著火種就好?
 
 
調鼎集
 
桑柴火:煮物食之,主益人。又煮老鴨及肉等,能令極爛,能解一切毒,穢柴不宜作食。
稻穗火:烹煮飯食,安人神魂到五臟六腑。
麥穗火:煮飯食,主消渴潤喉,利小便。
松柴火:煮飯,壯筋骨,煮茶不宜。
櫟柴火:煮豬肉食之,不動風,煮雞鴨鵝魚腥等物爛。
茅柴火:炊者飲食,主明目解毒。
蘆火、竹火:宜煎一切滋補藥。
炭火:宜煎茶,味美而不濁。
糠火:礱糠火煮飲食,支地灶,可架二鍋,南方人多用之,其費較柴火省半。惜春時糠內入蟲,有傷物命。
 
肚子餓了,需要總舖師伺候。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