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ronto  

 
不知為何,總覺得今年冬天特別的漫長,也許是一波又一波的寒流從未停止攻擊,並且帶來如霜雪般刺骨的雨水;也許是地球真的在暖化,星球為了調節她自己的氣息,降低了冬季的溫度,延長了寒冷的時間;也或許是今年的冬季,到了許多緯度更高的城市,腦中的印象總停留在路上行人縮緊的脖子,和未曾離開口袋的雙手。
 
飛機從西岸的溫哥華飛到了東岸多倫多,花了三個多小時的時間,上個城市的溫度和現在的相比,似乎溫暖些,但這時所說的溫暖只是相對的比較,並不是個形容詞。回想之前的旅程,如果從台北往赤道飛去,三個多小時應該就快到新加坡了,到了那裏,就是真的溫暖了,有時還會感覺有些炎熱。
 
這個國家的冬天大半是在冰雪之中,翻開地圖,有些地區甚至是沒有道路,長年冰封的。驅車前往機場的司機開玩笑的說加拿大是地球暖化的受益者,冰融化了,土地就增加了,資源也變多了。但某些國家即將擁有的,就表示有些國家得失去,那對全人類來說,這樣的後果是得還是失呢?
 
飯店的窗外就是安大略湖,湖的對岸是另外一個國家。湖的南北較短,東西的寬度超過臺灣海峽,但不管從那個方向看,都看不到另一邊的湖岸。天氣寒冷,湖面上滿是浮冰,可以想像前一段時間湖面結冰的樣子,是否就可以在湖面上行走,輕鬆的走到對面?兩個國家沒有了這片大湖,要怎麼阻止人民自由來去?還是說大湖其實是個阻礙,兩邊的人都覬覦對方所擁有的?
 
春天總是要來的,湖面上的冰也開始消退,令人訝異的是不到一天的時間,浮冰已消失大半,今天岸邊的船隻早已不見,野䧹也開始在湖面上停留。沒有了浮冰,身體也感覺溫暖了點,春天似乎已經在多倫多落腳,但是台北呢?回去的時候,會是春天了嗎?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