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6 Sun 2013 00:07
  • 融化

哈爾鑌  


在我住的島上,四季像是一本色卡,展開後大地的顏色依照著色卡的安排變化,藍、綠、黄、紅、紫,風景各有不同,不同季節的顏色常會互相拜訪,這座島是四季一整年的畫布,任憑揮灑。

豐富的顏色是這座島看得見的秘密,而照射出的顏色是恆星看不見的秘密,沒有太陽,我們也許會永遠生活在沒有色彩的星球上。

但這星球上確是有那麼一刻看不見顏色,也許該這麼說,因為看見了太多的顏色,所以人類的眼睛以為只看見了一個顏色,白色。

當大地被白雪給覆蓋,所有的顏色也會漸漸的消失,枝葉不再青翠,湖水不再湛藍,就連枯黃的草都將失去它最後在人眼裏的存在,雪白是最後的風景,沒有了顏色。

在這時刻,這星球真實呈現了老相片中的黑白,國畫中的水墨,但卻不是所有人類都可見到的美景。在我住的島上稀有,但對松花江旁的人們來說,卻是每一寒暑都可見一次。

記憶中的哈爾濱是雪白的,江水是凝結的,立體的城市也被大雪給抹平了,以為這城市就只有這個樣貌,但我錯了,她不但擁有黑白的美,更充滿了色彩的美。

在恆星的照射下,白雪融化,江河甦醒,顏色回到了它們本來的位置,暖和的空氣也讓原本沈睡的原子、細胞,都再度動了起來。

這裡的太陽很美,任何時刻都很美,就連它照射在肌膚上的溫度都會讓人想入非非,如果可以,我也很想褪去我身上的衣服,讓它撫摸,親吻我,融化我。

創作者介紹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