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m總是課堂開始前少數幾名就在位子上的,就像是小時候班上那幾個乖寶寶,老師嘴裡的好學生,六點半就好好的坐在位子上,國文課本打開著,低著頭準備著第一堂課的考試。

在她主動跟我說話之前,我是打死也不敢跟她打招呼的,也不是她難以接近,而是這時候我的英文實在還不怎麼樣,聊個半天也許也聊不出個什麼屁來。幸運的我是班上唯一一個來自台灣的學生,大家對我的好奇,不下於利物浦隊的歐文昨天的表現。她主動找我聊天,問我從哪來,為何會來利物浦之類的,而我們的關係就這樣開始。

我們兩個是班上少數幾個全部的選修課都選的,就連星期六早上的樂理課,班上同學都覺得無聊,唯恐避之不及的課,我都見得到她。後來才知道她也很懶得上這門選修。不過她卻從來也沒缺席過,連那年冬天的感冒大流行,就算是手上的衛生紙不停的擦拭她紅腫的鼻子,她還是堅持來上課。當然,也不例外的,這樣的乖寶寶,畢業前的兩次評鑑一定也是班上最高分的。

這麼多的選修當中,有一門課讓我和這位來自蘇格蘭的女孩做了我這輩子第一次的文化交流,也讓我贏到了第一個國外比賽的優勝。

John把投影機上的聲音等化器的圖表給拿了下來,慎重的放上了一張告訴我們錄音室時間和使用方式的表格,製作精美的表格,卻隱含著不一樣的壓力和磨練,他說這就是我們修這門課的唯一目的,我們將兩個或三個一組,學習錄音室的使用和跟別人合作。在錄音室的使用上我自信我的經驗是非常足夠的,畢竟大雞腿百分之九十的器材都是我們自己連接、使用,甚至是複雜的線路的焊接,通常須要假手他人的工作,我們都是自己來的。第一次上這一門教錄音工程的課程時,我就已經上手了,看到那些講解麥克風頻率的圖表,或是錄音器材的解說時,我覺得我像是已經學過微積分的大學生回到高中複習代數的課程,那樣的熟稔。但是,再怎麼熟練,我也從來沒有正式跟外國人合作過,之前的錄音雖然有到過加拿大,面對過一句中文都不會說的老外,但是主要的溝通都是和我們一起製作唱片的製作人的“老爸“的工作,說到要正式的溝通,我可是從來沒有想過。

我看著投影幕上的英文字,突然感覺到我不認識他們了,就好像這些文字只是一堆沒有意義的塗鴉,而加上旁邊的表格,似乎有人在旁邊畫上了一格格的窗戶,再把這些沒有意義的文字和數字隨意的放在裡面。這樣的感覺一直持續到下課,當所有的同學都起身整理書桌,我才回過神來,在這之前,我只想在一瞬間把我的英文給學好。

我不停的在腦裡重複著所有我所知道的單字,準備當有人邀請我加入的時候可以派的上用場,在這個不熟悉的環境裡,我像只能祈禱奇蹟發生的人們似的,眼神空洞的望著距離我最近的那一個單字。

Hello! Stone.一個濃厚的蘇格蘭腔從後方傳來,事實上,那時我還不知道這是哪一個地區的英文,只覺得天呀,為何在英國每個地方的英文都不一樣呢。不過這口音卻沒有像利物浦腔那樣的難懂,也比較有韻律,而發出這聲音的Kim正用非常緩慢的語氣,問我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完成這門錄音的課程。當然,榮幸之至,我的回答讓我們兩個人都笑了。

我們約好今天的課結束之後到學校隔壁的小酒吧聊一聊,也正好可以吃個道地的英式晚餐,炸魚薯條配黑啤酒。

她說她寫了很多歌,之前也有錄過一些,這次她想錄的這一首叫做Quietly Fantastic,是一首寫給她朋友的歌。她一邊聊著這首歌,我一邊喝著第二杯的黑啤酒,靜靜的聽著這首歌的故事。他突然問我,你願不願意彈這首歌的吉他,我當然說好,只是第一次跟外國朋友組團,我害怕我的溝通不是非常的順利,她叫我不用擔心,還跟我說我的英文已經不錯了,至少在一般談話上都沒問題,天知道我有大半聽不懂的都是用猜的。

隔天中午,我們約好在鋼琴的練習室,Kim要把這首歌演奏一遍給我聽,看看我有沒有想法要如何錄,而我卻遲到了半個鐘頭,當我到的時候,Kim已經在練習室裡彈奏著鋼琴了。中午六樓的練習室只有Kim練習的那一間傳出聲音來,所有人都在地下室的餐廳裡吃飯,當電梯門一打開的時候,我就聽到琴聲了,她彈得非常的溫柔,非常的緩慢,每一個音符都好像是一句句充滿感情的文字,從門縫裡流出來。有時她也會跟著她所彈奏的音符,用她的聲音去和,鋼琴的琴鍵所演奏的就好像一雙手輕輕的捧著,呵護著她的聲音,來到面前。我站在門外,不敢打擾她,等她彈完這首即興的曲子,我才在門後輕咳了一聲。

我跟她說我在外面聽到她在練習,讚美她彈出令人感動的音樂,同時也告訴她我迫不及待想要聽到Quietly Fantastic,她笑著說,sure。

她雙手放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右腳踩著延音踏板,我們同時吸了一口氣,她壓下第一個和絃就開始唱了

High above the dirt and fury of the underground
There's a little gem in a first floor flat in Kentish Town

She's quietly fantastic, imperceptibly wild
Quietly fantastic when she smiles

She likes pottery, the Tindersticks and second-hand clothes
She lives in a little bubble of her own

But don't underestimate yourself, or let them drag you down
Your subtlety and sweetness raise you high above the city that surrounds you

Because you're quietly fantastic, imperceptibly wild
Quietly fantastic, and delicately beautiful
Quietly fantastic when you smile
Keep smiling
Keep smiling

我有呼吸嗎?我不知道,我只感覺到我似乎在歌聲裡漂浮著,像是在游泳,但我卻感覺不到水流,一個音符一個音符的從我身邊過去,我不費力的看著他們,看著他們像是浮在水中的氣泡,慢慢的遠去。當最後一個和絃結束的時候,我才忽然發現到我還在這個星球上。我不知道怎麼告訴她我的感動,也許是我英文的辭彙裡還沒有這些形容詞,但是就算是中文,我想我也沒辦法把我心裡的感覺完全的給呈現。我告訴她我覺得這首歌已經非常完美了,而且只要有一台鋼琴和她的聲音就可以了,但她堅持要我彈吉他,我只能答應她試試,我不確定可以把這首歌詮釋的更好。

我們約好這個禮拜六下午錄音,我說我想找一個大一點的房間來錄音,想要有鋼琴在這房間裡迴響的感覺,她馬上跑到二樓去登記了一間最大的練習室,i can't wait for it,她說。

我也是,我說,我也期待著禮拜六的到來,可以記錄下這些美好的聲音。我們兩個都笑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