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和許多現場即時的演出一樣,是無法重複的,所有台上台下的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都有屬於它們自己的那一秒,也許當時的音樂影像可以被記錄重現,但現場的空氣氛圍卻無法裝進容器帶走,身邊的人在離開這場地之後,也許就再也不會重逢。回憶會留下,有機的在過去和未來流動,有時候無風且平靜,但有時候卻有如巨浪在心中翻騰。

相同的主題、相同的表演者、相同的歌、相同的音符,究竟接下來會有何不同?為何有的人願意在幾個月後千里迢迢的飛到地球的另一端,再重新看一場在異國舉辦的諾亞方舟?

飛機在松山機場起飛的時候,幾個熟悉的面孔讓我開始回想,想起這些相同名字的演唱會是多麼的不同;每個演出的地點不同、觀眾的反應不同、音符或長或短、有時出錯或瑕疵的演出,卻有完美的情緒起伏,任何演出都無法預知,就算有了劇本也沒有用。

人生,不也如此,這麼多年,有多少事是照著自己所設想的走?有多少預測成真?有多少計劃實現?

飛機在幾小時後降落在金浦機場,路上的文字令人好奇,每個字都像是幾何圖形的遊樂場,四方與圓形的集合,規矩的沒得商量。字體中的圓特別引人注意,因為圓形難畫也難寫,不依賴工具,人體的肌肉要如何鍛鍊才能穩定且不偏心的畫出一個圓?

人可以創造正圓,大自然卻無法。人生的路就是容易遇到轉彎,遇到盡頭,容易偏心,也會出軌。如果有一條圓形的道路讓你走,固定方向後就不需費力,但是到頭來還是回到起點,你會願意走嗎?

你,會願意走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吉他手石頭 的頭像
吉他手石頭

頑石點頭

吉他手石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